加油中国首页 | 手机客户端下载 | 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呼和浩特

[切换城市]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
加油中国官方微信

真金不怕烈火,巾帼不让须眉 ——内科大女排专访记

时间:2013-08-26 10:19:54 浏览:1337次 作者:

2010年3月22日,内蒙古科技大学体育馆。
   内蒙古自治区第九届大运会排球赛开赛第2天,我校女排对阵内蒙古农业大学,以3:0的比分完胜对手,首战告捷。
   3月23日,3:0胜内蒙古财经大学。
   3月24日,3:0胜内蒙古医学院。
   3月26日,决赛资格争夺赛。我校女排代表队与内蒙古工业大学代表队狭路相逢,最终3:1取胜,成功晋级决赛。
   3月27日上午9时,历时7天的大运会排球赛进入最为激烈冠军争夺战。身穿粉色球衣的内蒙古科技大学女排对阵内蒙古师范大学女排。她们以全面的技术,强悍的实力,以3:0的战绩摘得桂冠。汗水和泪水在那一刻汇聚成一首不朽的交响曲。
   荣誉的面前总是画着圆满的句号,而冠军的背后全是让人震撼的惊叹号!
   风吹浪打,只为闲庭信步
   从来不觉得回忆就像酿酒,历久弥新;从来不曾想过会有这样一种带着微笑的泪花,如清泉一般,润泽心田;从来不曾真正地见过,荣耀的背后不单是无数汗水的堆砌。在她们沸腾的那一刹那,那点点泪水,淹没了成功的欢笑,所有的人开始知道那沸腾的背后还有多少洒落的泪水,那泪水背后还有多少剥不下的伤疤,那伤疤的背后还有多少的疼痛和坚持,还有多少的辛酸和拼搏。那一张张带着泪花的笑脸似乎让时间霎然停止,在每个科大人的脑海中定格。
   或许我们不知道。早上六点半,我们可能正在品味这一夜最后的梦,她们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三训。上午八点半或十点半,我们可能正在电脑前聆听手指敲打键盘的清脆声,她们却又开始了挥汗如雨的传球扣球。下午两点半或四点半,我们可能正躺在床上肆无忌惮地流着梦里的口水舍不得起来,她们却还带着疲惫的身体坚持着超过两小时的训练。这一天的三训结束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有时已经过了七点,食堂的饭菜已经凉了。有凉的,她们就吃凉的,有时甚至连饭都吃不上。每次训练完,还要做身体素质的锻炼。一天的训练下来已经是疲惫不堪了,她们都强忍了下来。尽管时常心里有很多的不愿意,但她们都笑着去面对;虽然有时眼里充满了泪水,但她们依然笑着挺了过去。
   建队之初,学校还没有体育馆,没有排球场,那就去别的地方租馆,队员们每天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就将近五个小时。早晨八点多到包一中,九点开始训练,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回来的时候很多队员躺在车上就睡着了,一直坐到终点站。虽然现在条件好了,但也会经常去包一中训练,没有专车,只能坐公交,很多队员因为晕车,常常没到东河就已经吐了,但从没人退缩,依然咬着牙进行训练。
   为了今年的大运会,当女排队员们暑假进行第一次集训的时候,很多队员都哭了,想家不能回。在这样的条件下,难道她们就没有想过要放弃吗?不,她们想过。但有一个目标有一份信念支撑着她们流下的每一滴汗,扭伤的每一只脚;也撑起了她们传起的每一个球,拍下的每一次掌。那个目标便是一定要夺取冠军,那份信念便是一定能夺取冠军。
   在她们之前,我校女排是五连冠,当她们背负这份荣耀第一次踏上战场的时候,她们拿下了第三名,而在她们看来,冠军已经悄悄溜走,为着一个同样的目标,她们坚持着。球场上一道道网格就像一台台相机,铭记着她们洒下的滴滴汗水,磨出的层层手茧。第二年,她们登上了第二名,伤心的泪水无声地滑落,一只手拉着另一只手挽在一起,心跳变成了宣言,疤痕变成了勋章,在牙齿咬紧的那每一个瞬间,这个目标都离她们越来越近。就在去年,她们终于举起了欢呼的双手,流下了激动的热泪,她们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然而,接踵而至的大运会并没有让他们停滞半步。炎热的暑假,她们没有回家,依然每天毫不松懈地进行着更加艰苦的训练。然而,暑假里学校的食堂不开,周边的小卖部也基本停止了营业。然而,她们的教练高桂琴老师陪着她们一起度过。一颗鸡蛋、一笼包子、一声关怀、一句鼓励时刻把大家连在一起,不为别的,只为每个人心中那份执着的信念。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她们的队长蔡冉冉已经打了十年的球,她没有去数过自己撒过的汗水和泪水,但她知道“风雨之后是晴空”,她没有去数过手上磨出的层层茧子,但她相信“吹尽黄沙始到金”。正因为这样的坚持,她  走过了风吹浪打的十年;正因为这样的拼搏,她能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闲庭信步。
   因为常常传球不到位,张婉璐曾因此和刘志阳吵了起来,因为比赛在即,谁能不心急呢?话说重了怎能不刺痛一个女生的心扉?刘志阳扭头走去。自己的伙伴被自己说的话伤到,自己又怎能不发自内心地懊悔?当刘志阳红着眼睛回到球场,张婉璐本想去安慰,但刘志阳拿起球抛给她:“走,咱俩练去。”已经结束训练的场地上,闪动起两个美丽的身影,还有室内传来的阵阵击球声。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在这样艰苦的训练里,伤病对她们来说早已成了司空见惯的事。张亚茹在训练是把脚扭伤,肿的跟馒头似的,但她却仍然回到了训练场,一瘸一拐地给伙伴们捡球,在训练场看着自己的队友们训练。朱晓丽,患有肠胃炎,曾经脱水得连饭都吃不进去,食堂里没有吃的,队友们就在宿舍给她煮粥。孟小琦,从主攻改成自由人,要求提高了很多,她怕自己落后,便偷偷地练,练得胳膊上像冬天皴了手一样。以至坐公交时都不敢扶把手,怕别人看到了认为自己脏,而那些都是练球时球打上去裂的口子。李艳珊,她的腰不好,但还是坚持扛负中杠铃;张玥鑫的腰也不好,但她怕自己落下依然坚持着,最后把腰弄伤了也没有放弃……
   伤痛,变成了他们身上一枚枚闪亮的勋章;坚持,变成了她们口中永不服输的誓言。训练时,有伤大家都忍着;比赛时,哪怕有再大的伤痛,吃止痛片也得上。胜利如果不属于这样的团队,又该属于谁呢?
最美的笑容
   女排姑娘们在拿下比赛的那一刹那给在场的所有人展现了那一张张带着热泪的笑脸,那也许就是人间最美的笑容。
宽大的运动装也许不能勾勒出女性美丽的线条,短促的指甲也许不能跟随时代的潮流,试问天下的少女谁不爱美呢?可是这一群女孩却没有时间去打扮自己。晚上训练回到宿舍,很多时候只有香皂和凉水亲吻她们的脸庞。早上天还没亮,她们便开始了早训。春天,肆虐的狂沙是她们的伴侣;夏天,炎炎的烈日像火一样灼烧她们的肌肤;秋天,爽朗的晴空,她们无暇去仰望;冬天,刺骨的寒风却冻出她们满身的汗珠。年年的四季她们都是这样走过。
那些迷人的眼线,那些绚丽的唇膏,那些白皙的粉底,那些缤纷的指甲油,面对在这群朴素的姑娘却找不到时间的缝隙。然而,正是这群不施粉黛的姑娘们,回眸崭露出了最美的笑容。
   在训练的背后,她们和所有的同学一样。一样得去上课,一样得去上自习,一样得为明天的考试忙碌地复习和忧虑,一样地为通过考试而欢呼。
   其实在她们当中,有很多人的成绩都是那么优秀,她们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有充足的时间去上自习。除了上课,她们几乎被艰辛的训练所包围。那种不服输的勇气和拼搏被用在各个地方,她们也多想用自己的努力去揽得奖学金的荣耀,但那仅仅只有24小时的一天让她们如何一分为二?我多么希望上帝能多分给她们一些时间,多给她们一点宽容。有这样不屈不挠、毫不放弃的精神,还有什么能挡住她们前进的路呢?
她们不应该以与其他同学相等的成绩去评定学习上的奖励。因为没人给她们与其他人相等的学习时间。如果能和其他人有  相等的学习时间,她们同样会在学习上鹤立鸡群,那一张张美丽的笑容也同样会绽放在纸笔之间。
   在她们的身后,还有这样一群人。当她疲惫地倒在床上睡着时,总有人悄悄地把她们刚刚换下的汗衣和袜子洗得干干净净;当她们受伤扭了脚,生了病的时候,总有人给她们打回热饭,拧干毛巾,备好洗脚水;当她们因训练而落下课程的时候,总有人告诉她们今天讲的内容;当她们在赛场上失意的时候,总有人给她们加油和鼓励。当看到她们成功的喜悦的时候,总有这人也在背后鼓出了自己的掌声,露出了美丽的笑容。这便是她们的舍友、同学和朋友。
   真正的美丽来自内心,除了多余的脂粉的浓郁却让旁人看到了那种不假妆扮的美丽。走在校园里,当清风吹动她们的发梢,似乎在无意间悄然地给校园注入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一望无垠的空旷,绵延起伏的沙丘,她们串串的脚印留在了天空金色的余晖中。清脆的驼铃声依稀传来,那么凄凉那么遥远,但因为这一张张最美的笑脸,天地顿时变得绿意盎然。
教练,亲爱的妈妈
   强者都是“漏洞”最少的人。主教练高素琴看起来是一个非常认真、严谨的人。她常对队员说:“训练的时候多流汗、比赛的时候少流泪。”她对队员的要求异常严格。在备战大运会期间,一天三训,每天至少8个小时。她们没有周末,没有暑假,春节也就回那么几天家,又立马返校投入训练,而教练始终都陪着她们和她们保持着同一个节拍。高教练说:“体育竞技异常残酷,第一总只有那么一个。”为了冠军这个目标,她们在付出,教练也在付出。
   从04年我校女排第一次夺冠开始,高教练就一直陪伴着我校女排走过风风雨雨。建队之初,条件艰难,甚至在室外训练。夏天的太阳特别晒,高教练对紫外线过敏,但她依然一如既往,从无怨言。“如果这样团结一心,刻苦训练,一旦有机会拿冠军,冠军就必定属于我们。但如果不刻苦训练,就算给你一个拿冠军的机会,你都拿不上。那个时候,你只能遗憾终生。”为了冠军梦,就这样,高教练和队员一路走来,带着她的队伍蝉联了2004年至2007年连续4年内蒙古大学生高校排球赛的冠军,夺得了2009年至2011年连续三届内蒙古大学生运动会女排冠军,以及2007年第八届全国大运会全国第14名和2010年全国排球优胜赛的第六名。她们打出了坚强,打出了辉煌,更是打出了科大精神——百炼成钢!
   在严厉的背后,爱,露出了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
   教练们不仅是在技术上指导队员,在生活中更是无微不至地关爱着她们!
   助教马燕老师,是我校04——07四个赛季夺冠的主力队员,更是队员生活上的大姐姐,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大,主力副攻接二连三的受伤,老师为队员忙前忙后,为了球队,为了集体马老师连家也顾不上回,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队员们都亲切的称她为燕姐!她们都说,燕姐为我们铸造了最为坚强的后盾。
  高桂琴教练是队员们口中的“高妈”,带着球队每天起早贪黑地训练。大家有时候早训来不及吃早点,她会在来学校的路上为队员买饼子、咸菜。训练间隙,她总会把队员叫到一边,一边给她们递饼子,递水,一边讲着训练中存在的问题,然后继续训练。每到周末高妈妈还把大伙叫到家里,给她们改善伙食。
   2010年暑假,所有队员去赤峰平煤高级中学集训,也正是那个时候高老师的母亲已经卧床不起。她恋恋不舍地带队员离开学校,在遥远的异地时刻询问着母亲的病情。集训结束的前两天,高教练突然接到电话,她连夜返回包头,却没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可是第二天她的身影又出现在训练场上。“千种关怀驱饥饱暖由娘顾,万般思念挚爱慈容无复来”,有这样的教练,有这样的妈妈,还能没有这样的冠军吗?
   大运会到来之前,高教练的姐姐查出身患癌症,又一次的打击,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压在了她的肩上。为了不让队员们分心,她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深渊一样的悲痛让这个50多岁的女人独自承担着。当女排姑娘们攻下最后一颗球的时候,高教练眼里早已充满了泪水。当女儿们把来之不易的金牌挂在她脖子上时,高妈妈落泪了。可谁又知道,这泪水背后究竟还有多少泪水呢,也许只有高教练才明白。
  “当今之世,舍我其谁”,这样严慈的教练和妈妈,如此威武之姐妹与战友,焉能战之不胜?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无声的夜里风静静地吹。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女排队员们也许早已带着疲惫睡去,也许闭着眼睛回顾着今日训练中存在的问题,也许在台灯下记录着一天里汗水和泪水,也许在课本里复习昨天的内容,预习明天的课程……也许我们还在笔记本上移动指针,也许我们还在床上八卦卧谈,也许我们比她们有更多更充足的时间,也许我们缺少她们那一点信念和精神。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京ICP证09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239号 京ICP备 10042630号 京网文【2011】0569-187号

客服电话 400-065-2018   QQ: 有问题请联系我    邮箱:xuxq@chinago.cn

Copyright ® 2008-2014